欢迎进入牛牛游戏-官网平台。
0371-6096-5444
牛牛游戏山东玻纤IPO:被纳入重污染行业名录 巨

  对于玻纤行业而言,重资产一直是甩不开的沉重“包袱”,由于需要进行大量的基础设备投资,因此摆脱不了高负债经营的局面,截止至2019年6月底,山东玻纤的有息债务高达18.59亿元,而可动用的资金仅不到2亿元,由此可见山东玻纤财务负担的沉重,另外,玻纤行业作为环保上的“困难户”,山东玻纤也频繁出现环保违法事件,或被相关部门行政处罚,或被周围居民所“诟病”,而且还被临沂市人民政府列入了重点排污单位。

  玻纤行业属于重资产行业,需要投资的金额非常巨大。尽管山东玻纤的盈利能力尚可,但是公司现有的利润明显无法覆盖其对投资的需求,因此借钱成了山东玻纤的家常便饭。

  2016年至2019年上半年,山东玻纤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67.27%、67.22%、67.93%和67.91%,而与同行业上市公司资产负债率相比,山东玻纤的负债率远高于行业平均值,并且其他债务指标如流动比率、速动比率相比同行业公司均处于劣势。

  截止至2019年6月30日,山东玻纤的负债总额为27.37亿元,其中,有息负债金额高达18.59亿元。这些债务当中,一年内需要偿还的短期债务为13.25亿元,包括短期借款8.22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3.47亿元、其他流动负债1.56亿元。同期,山东玻纤的货币资金合计仅为1.97亿元,其中银行存款1.10亿元,其他货币资金8725.33万元,由此可见,山东玻纤为了维持经营,借钱成了唯一的选择。

  在山东玻纤融资借钱的过程中,一直都摆脱不了其大股东临矿集团的帮助。在2017年11月首次IPO时,当时证监会的关注重点之一就是“报告期内山东玻纤存在较大金额的无实际交易背景的关联方应收票据融资,向控股股东大规模拆入资金以及取得委托贷款等。”因此山东玻纤首战折戟之后,就再未进行新的关联方资金拆入与关联方委托贷款。

  虽然山东玻纤不再向关联方进行资金拆入,但依旧依赖临矿集团,只不过换了一种方式。报告期内,临矿集团及关联自然人公司高管牛爱君等人频繁为山东玻纤的贷款提供担保,共计约为50亿元。截止到目前,仍在履行的担保金额约为20亿元。

  高负债率伴随而来的是沉重的财务负担,报告期内,山东玻纤的利息费用分别为8630.12万元、8933.28万元、11587.41万元、7148.99万元,巨额的利息费用吞噬着山东玻纤的利润。

  云创财经曾致函山东玻纤,对于负债率是否过高,公司的解释为“截至2019年6月30日,公司无逾期未归还借款;并且,公司销售整体状况较好,息税折旧摊销前利润和利息保障倍数较高,具备较高的偿债安全性。”

  山东玻纤主营业务为玻璃纤维及其制品的研发、生产与销售,由于在生产过程中会产生污水、废气、粉尘、废渣和噪声等污染因素,因此一直是环保的重点“照顾”对象。

  2015年4月,山东玻纤因2#生产线废气超标排放,被临沂环保局责令改正违法行为,并立案处罚。

  2015年6月8日,子公司天炬节能新建的6万吨ECER玻璃纤维生产线项目未经环评验收,主体工程建成投产,被临沂市环保主管机关处以停产并罚款人民币六万元的行政处罚。

  2015年7月15日,沂水热电新建的1*75吨循环流化床锅炉、1*15+1*18MW热电联产项目未取得环保部门批准的环境影响评价文件,建设锅炉及发电组项目,并投入生产,被处以停产并罚款人民币八万元。

  2016年4月,天炬节能因一般固体废物存贮不规范,被环保局责令立即改正违法行为,并处罚款。

  另外需要特别指出的是,我们发现2018年3月30日临沂市人民政府网站发布了一则公告,山东玻纤及其全资子公司沂水热电双双被列入了重点排污单位,据这份名为《临沂市环境保护局关于发布2018年重点排污单位名录的通知》所知,山东玻纤位列84家水环境重点排污单位名录中的第32家,全资子公司沂水热电位列73家大气环境重点排污单位名录中的第39家。